艾瑞时尚网
当前位置: 首页>阅新闻 > 社会万象 >  我是3000段婚姻的破坏者

我是3000段婚姻的破坏者

初期是很不适应的,因为这里高浓度地聚集了人间不幸的事情,堪称“人性实验室”。从此,任何小说、电视剧的情节都吸引不了我。和我的生活比起来,再狗血的剧情都显得很平淡。

戴维是湖南长沙的一个DNA亲子鉴定师,

外号“婚姻破坏者”。

工作11年来,共接触近2万个委托,

检测结果让3000多个家庭走向崩溃的边缘。

戴维的办公室堪称“人性实验室”,

工作的最初几年,他的三观被不断炸毁和重塑……

有恶婆婆卖掉孙女,骗儿媳说孩子死了的;

有一女共侍七夫,搞不清谁是孩子爸爸的;

甚至有带着一簇狗毛来做亲子鉴定的……

2016年,戴维开始将自己的经历记录下来,

如今已有200万字,写成了三本书。

“可能有人会觉得我的工作充满了八卦和负能量,

但,被欺骗的人有权知道真相,

我的工作就是一个照妖镜。”

“婚姻破坏者”

我叫戴维,朋友们都戏称我为“婚姻破坏者”。因为我的工作非常特殊——DNA亲子鉴定师。11年的时间里,我一共经手了将近2万个委托,其中“非亲生”的概率在26%到28%之间。

也就是说,有3000~4000多个家庭,因为我的检测结果,走向崩溃的边缘。

我的母亲本就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,但因为这一行的故事不适合孩子听,所以从小她都没有和我说过任何工作上的事情。而我对这份需要穿着白大褂的工作,没有半点兴趣,我的兴趣一直在写小说上。

高中的时候,我父亲当着我的面,把我已经写了10万字的武侠小说手稿撕成了碎片,从此我就自暴自弃了,索性放弃了梦想。听着父母的安排,念了法医专业,进入了DNA亲子鉴定中心。

初期是很不适应的,因为这里高浓度地聚集了人间不幸的事情,堪称“人性实验室”。

从此,任何小说、电视剧的情节都吸引不了我。和我的生活比起来,再狗血的剧情都显得很平淡。每次和朋友聚会,都会发展成“戴维讲故事之夜”。但每次讲完故事,都会被扔臭鸡蛋:“你这又是编的吧!”只能说,生活的精彩程度远超你的想象。

有恶婆婆卖掉孙女,骗儿媳说孩子死了的;有一女共侍七夫,搞不清谁是孩子爸爸的;有和不同肤色、教育程度的男性交往,只为收集各种肤色的孩子的;有怀疑自己老婆和女闺蜜出轨,结果女闺蜜是双性人的;有孩子被拐后,加入打拐团队,阴差阳错救了自己孩子的;有走散了60年,80岁才重新团圆的两姐妹……

前几年,我的三观每天都在炸毁和重塑,现在,我都见怪不怪了。

“有人提着刀来取鉴定结果”

客户过来拿材料的时候,就是我们面对各项突发状况的时候。为了更好地安抚他们,我考了一个心理咨询证书。这一行需要很强的心理素质和沟通能力。

我们经常遇到很多随身带着刀的。如果检查出来孩子不是他亲生的,他就要自杀。

其他鉴定中心遇到过,当事人情绪激动,直接把接待他的一个小姑娘捅伤了。

所以我们现在全部都安装了安检门。进门前,必须把刀具交出来。

“被骗的人,有权知道真相”

很多人会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很八卦,甚至缺德。我也曾一度质疑自己和这份工作。

那是一个将近50岁的男人,当他得知他养育了20多年的儿子不是他亲生的时候。他在我们面前像疯了一样,使劲抓自己的头发,几乎拔下了一半,头皮都流血了。

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狠的人,我们3个人冲上去拦他,才把他拦下来。那番场景直接让我哭了出来。

带他来的朋友告诉我们,他在外面打工这么多年,90%的钱全部寄回家给他老婆。自己省吃俭用,连穿的鞋都是破的,甚至做亲子鉴定的钱都是朋友出的。就这样,他老婆还出轨了。

过了几天听说,他回到家就把妻子的腿打断了,还上了新闻。

这件事情给我的触动非常大。我觉得如果不给他做亲子鉴定,他会不会过得好一点?也不至于犯罪了。

但是后来我们领导跟我讲了一句话,我一直记到现在:“被欺骗的人,有权知道真相。”既然他要来做鉴定,就说明他已经陷入怀疑的境地中了,而且是很重度的怀疑。如果我们不鉴定,他会一直煎熬下去。

我们就像“照妖镜”吧,帮他辨别出身边的人是人是鬼。如果他早一些知道,就有早一些重来的机会。也是这样的信念,让我能一直做下来。

取样工具

侦查老兵钱大爷

找上门的委托人里,10个里面有8个是男性。在我接触过诸多的绿帽子事件中,钱大爷的故事让我印象深刻。

钱大爷大概50岁,他娶了一个30多岁的女子做老婆,对方还带来了一个十几岁的跟前夫生的儿子。婚后,她又给钱大爷生了个孩子。

几年过去了,钱大爷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孩子不是自己的,就找到了我们。鉴定下来,果然不是他亲生的。“你说说可能是谁?”钱大爷和以往的一些委托人一样,想让我们帮他搞清楚这个问题。

我们能做的,就是根据钱大爷的描述,比如妻子的性格、社交范围、过去的经历,来为他找出一些“嫌疑人”,再通过DNA鉴定来核实。

钱大爷的下一个举动,至今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——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,里面密密麻麻记载着妻子和各种男性的行踪,比如他们的单独相处时间、地点、事由。

比方说,某年某月某日几点,某人找我妻子搓麻将,两人同时消失的时间是什么时候,持续时间多久……

后来才知道,钱大爷年轻时候当过侦察兵。

取样

钱大爷锁定了4~5个嫌疑人后,回家开始收集这些人的检材。普通检材的话就是血液、毛发、口腔黏膜,这些提取DNA比较容易,收费也便宜。特殊检材,如口香糖、指甲、精液、口杯、牙刷,杯子都是可以做的。

DNA 鉴定结果显示,这些人和钱大爷的孩子都没有血缘关系。 钱大爷不死心,又弄来4~5个,但依然不是。3个月的时间,几乎把妻子身边的男人都查了个遍。

福尔摩斯说过:“当你排除了所有不可能之后,剩下的即便是再不可思议的事情,也是唯一的真相。”

对于钱大爷而言,剩下的人里只有一个人能怀疑了——妻子和前夫生的儿子。DNA报告证实了这一猜想——这是一个乱伦事件。

但故事还没完……他的妻子和儿子之间其实根本没有血缘关系,他们两个是私奔的情侣,在遇到钱大爷之后,妻子谎称情人为自己的儿子,一起靠钱大爷来养。

最终钱大爷跟妻子离了婚,我们也给他所有的鉴定打了8折……

DNA检验意见书

不怒反笑的奇怪男子

当得知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时候,一般男性都会发狂,即使不哭不撞墙,至少是满脸痛苦。

但我们遇到过一个委托人,他非但不难过,还很高兴,就像在路上捡到1万块钱一样,兴高采烈地就走了。

我们就觉得很奇怪,我说这个人肯定有问题,但我们也不可能去问。

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有一个女的找上来,跟我们大吵大闹的,要我们赔偿她的精神损失,说要把我们告到法院去。

你猜怎么着?其实那个做鉴定的男的不是她的丈夫,而是她的同事。他取了女子小孩和丈夫的材料来做鉴定,证明了这个小孩不是她丈夫的。然后那个男的,以此为要挟,强迫她跟他发生关系,否则就要告发她。发展到后面的话,他还找她要钱……

因为这个事情,我们中心进行了反思,推出了“来做鉴定,必须出示证件”的规定,以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。

但隐私DNA鉴定,本来就非常隐私,一般人都不愿意留下个人信息。所以越来越多人选择去别家做鉴定,导致生意一落千丈,这也是一件两难的事情。

河中女尸

DNA鉴定中心,不仅有隐私鉴定,还有司法鉴定。上文所说的鉴定都属于前者,客户不需要提供任何证件,我们只对检材负责,得出的报告不具法律效应。后者,需要提供身份证,有一系列严格的规章制度,报告可作为呈堂证供。

进入中心2年后,我被委派了第一个司法鉴定案子。警方带着我们去停尸间取样。

一路上,我都觉得没什么好怕的。因为我们做这一行,见过太多尸体了。什么断腿的、断手的、甚至还有被大卡车压成纸片一样的,再恐怖的场面我都见过。

但是我一走进停尸间,就感觉有点异样,因为气味太难闻了,就是尸臭。带我的杨姐对我讲:“你在这里能坚持一分钟,就算通过。”

把裹尸布揭开的那个瞬间,我整个人都蒙了。她是一具女尸,水里泡了一段时间,肿胀得完全不成人形,身上还有蛆不停地爬。肚子挺着,但根本不知道她是不是怀孕,因为她的肚子已经胀起来了。

我就像触电了一样,站在那里半天不动,整个人已经傻了,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,自己在这里干什么,这是哪里,我都不知道。

那,为什么要委托我们做亲子鉴定呢?因为这个女孩未婚,智力发育不太正常,才十几岁却怀有身孕。警方怀疑,杀死她的凶手极有可能和孩子的父亲有关,这就进入了我们的范畴。

警方一共给我们送了有7~8份检材,来自于他们村子里的二流子、十几岁调皮的孩子、丧妻独居的男子,但发现都不是。

排查了很久,最后发现,原来孩子是女孩的三叔的。但是除了女孩儿三叔之外,二叔、二叔的两个儿子都跟这个女孩发生了关系,而且村里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男人都跟这个女孩发生过关系。

后来全村调查,一个一个问,最后调查出来的。女孩是留守儿童。父母在外工作,就把女儿托付给二叔抚养。

三叔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,靠自己的大哥,也就是女孩儿的父母养着。后来女孩儿父母为了给儿子操办婚事,就停了给三叔的补给。三叔就萌生了这样的念头:“你凭什么拿我的钱去给你儿子办婚礼?那好,我就用你女儿来给我赚钱。

然后他就去收那些流浪汉、不怀好意的男人的钱,一次收10块、20块,甚至半瓶酒半包烟,就让他们跟侄女发生关系,自己也参与其中。

但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,警方最后认为是女孩不小心滑到池塘里了。但是归根结底悲剧都是三叔造成。所以说“升米恩,斗米仇”,真是太无耻了。

这个事情之所以对我冲击特别大,不仅仅是因为那个画面,更多的是整个案情,让我怀疑人性。

真的,做我们这一行,很难去相信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。

“我的孩子不认我”

除了“绿帽子系列”、破案之外,其他诸如:孩子走丢的,不确定找到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;或者孩子已经很大了,需要上户的;或是要做DNA身份证的……这些都需要做DNA亲子鉴定。

之前遇到一个大姐,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失踪了,她非常自责,就加入了一个寻亲团队。团队发展到后来,也会去打击乞丐团伙。就是那种拐走小孩之后,把他们手脚打断去乞讨的团伙。

有一次在长沙,经线人举报,她留意起了一个父子乞丐团伙。团伙的主管是一个男的和身边的一个小乞丐,还带着几个断手断脚的小孩。大姐就赶紧拍照、报案。

等到警方把那些人抓回去之后,她才看清楚那个主管级别的小乞丐,居然跟她的另外一个小孩长得特别像。她就有预感,觉得这就是她自己的孩子。结果DNA一查,还真的就是她孩子。

大乞丐后来交代,这个小孩确实就是他抱走的。因为他看到其他有孩子的乞丐比他讨得钱多,所以生了歹意。就这样讨着讨着,讨出感情来,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养。后来为了赚更多钱,大乞丐就继续抓孩子,采生切割,小乞丐也参与其中。他们一起全国各地跑,直到跑到长沙来,给他母亲发现。

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,大姐在我们这边做亲子鉴定的时候,孩子很木然。大姐想抱他,这孩子一直在推,他说:“我不要你,我要我爸爸。”

真的很凄惨,好不容易找到小孩,小孩不认可。真的,人生的悲欢离合太多了。

“你写的故事,就是我在经历的”

从2016年开始,我将自己经历过的故事写成文字,目前正要出版第三本书。

自从高中的手稿被撕毁后,没有想到自己会有重新写作的一天。

在经历了女友出轨、父亲病逝后,2016年的8月,我重新开始写东西了。那时,我每天每天做噩梦,为了麻痹自己找点事做,我就开始把这几年的经历写成贴子发在网上。我是在寻求别人的鼓励“你写得真好”,也想要耗尽自己的心力,每天写到凌晨3点,就不会做噩梦了。

现在,经常有粉丝给我留言:“你写的这个故事就是我在经历的,我该怎么办?”他们会加我微信,询问我的意见。在现实中,他们可能很难找到出口,而我的身份让他们心安。

我会安慰他们:有很多人和你一样在经历这些。也提醒他们不要重蹈覆辙:出轨只有0次和N次的分别。甚至带着已经走出来的朋友来现身说法。

“我当时真是傻到骨子里了。”这是他们走出这段经历后,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。这让我觉得记录这些故事是有意义的吧。

为您推荐
Copyright © 2005-2019 艾瑞时尚网 www.iRay.top 版权所有  粤ICP备18001785号-1